您现在的位置:华胜科技
典型客户

五大发电企业的火电业务月均亏损近26亿元

来源:证券日报 日期:2011年9月7日 09:48

中电联一份五大发电集团前7个月火电业务亏损180.9亿元的报告,让业界一阵唏嘘。火电企业的现状堪忧。而在市场煤和计划电的夹缝中,上调上网电价仍是缓解电力企业亏损最为直接的方式。

  但是,继续上调电价阻力不小。“电力行业作为事关国计民生的基础行业,其价格的微小波动也会引发巨大的连锁反应。7月份国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6.5%,创下37个月以来新高。目前正处于CPI从巅峰回落的关键时期,在此情况下发改委不会上调电力价格。”中投顾问研究总监张砚霖指出。

  由此,煤电联动再次被提出。解决煤电矛盾的关键仍是推进以煤电联动机制为重点的电力价格体制改革,当下这种脱离了实际市场供求关系的官方定价扭曲了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并非长久之计。

  电力企业积极储煤 库存仍紧张

  迎峰度夏、迎峰度冬,对于火电企业来说,已经成为常态,年年都会出现,年年都会紧张。

  紧张的同时,则是冬天还没过去就开始储存夏煤,夏季刚过火电企业就开始储冬煤。火电企业的库存则是长年紧张。“目前库存有些紧张,山东的多个电厂已经开始储备冬煤。”华电国际董秘周连青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开始就得每个月都存一些,积累个三到四个月。电煤紧缺,不可能短期内准备好,就得通过长期准备以缓解天冷时的燃料压力。”

  火电企业在燃料储备方面为何全年如此紧张?在周连青和一位电监会人士看来,实际紧张情况存在的同时,市场传递出的电煤短缺的信号也给电力企业带来了心态上比较紧张的压力,由于担心高峰期电煤不好买,随之就会出现企业为储备充足的燃料很早就开始动身。

  “近几年,经常出现的情况是,还没进入夏季,电力企业、电力部门就紧张的不得了,讨论迎峰度夏的对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监会内部人士表示。

  市场的紧张信号,引起电力企业心态的紧张,由此,人为的短缺,人为的抬价,不可避免的就出现了。

  其实,煤价的高涨市场的因素之外,供方需方都有责任。“现在,多数电力企业在燃料供应这块,重点合同煤之外,购买市场煤也占有一定的比重。这部分电煤的价格就不固定了。”一位煤炭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在煤炭紧缺的信号下,火电企业为了确保高峰时期的用煤量,自然会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寻找煤炭、购买电煤中,从而带动市场紧俏。再加上买方卖方人员从中进行一些私下交易,这些都会对推高煤价起到很大的影响。”

  人为的原因之外,社会用电量的增长也是主要的因素。发电量增加,燃料需求自然增加,库存自然紧张。根据中电联报告统计,今年一、二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分别增长12.7%和11.7%,其中6月用电量达到3965亿千瓦时,接近上年8月份的月度历史最高水平;各月用电量增速均在10%~14%,仍在较快增速范围内。

  燃料要保证,还要提前储备,这对已经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极高的火电企业来说不易于火上浇油。而最直接缓解这种现状的就是继续上调上网电价,今后上网电价是否能继续实现上调?这个问题各方意见不一。

  继续上调电价遥遥无期 再提煤电联动

  “现在每个火电厂的压力都是很大的,煤价上涨、资产负债率高之外,来自于环保、节能、水等等各个方面的压力也不小。”上述电监会人士表示。

  而在最近又有媒体报道,环保部《火电厂污染排放标准》8月底前后将出台,新标准将对火电厂排放污染物的标准要求更加严格。

  其中,氮氧化物排放限值由200mg/立方米调整为100mg/立方米,二氧化硫排放限值调整为100mg/立方米,烟尘将执行30mg/立方米的排放浓度限值。同时,标准将新增重点区域内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和燃煤电厂汞排放限值等内容。

  “这样一来,就对本来环保压力就比较大的火电企业来说,提出的要求更高了,这部分成本也会同时上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力行业分析师对记者指出,“如果国家在这方面能有相应的补贴,给火电企业还能减少一些压力。”

  除此之外,多个火电企业背后都背着很重的债务负担。“火电企业属于资金密集型企业,机组的建设会需要大量的资金,而解决这部分资金光靠企业自身的现金是不够的。”华电国际董秘周连青指出,“而火电企业亏损这么严重,从资本市场上拿钱很困难,债务直接融资起步慢不能成为主流,只能采取从银行贷款这种间接融资的方式。”

  企业盈利困难,那么,长期的债务积累也会越来越多。

  面对火电企业艰难的现状,上半年国家曾多次上调电价,但对火电企业来说,似乎只是杯水车薪,很难扭转亏损的局面。而目前看,最直接的缓解方式仍是通过上调上网电价。电价能否实现继续上涨却是个问题。

  “短期内发改委上调上网电价的可能性不大。”中投顾问研究总监张砚霖指出,“7月份国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6.5%,创下37个月以来新高。目前正处于CPI从巅峰回落的关键时期,发改委需要严格控制任何可能导致CPI上涨的因素。电力行业作为事关国计民生的基础行业,其价格的微小波动也会引发巨大的连锁反应。在此情况下发改委不会上调电力价格。”

  而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看来,火电在国内发电中的比重达到75%,解决用电,必须解决火电,必须使火电积极动起来。解决火电问题,要不上网电价上调,居民销售电价不变,由国家来补贴电网。并且这个容易办到,因为都是国家的。要不就是下调煤炭价格,虽然煤炭是地方的,不太好做,但是政府的力量是可以办到这件事情的。

  林伯强同时指出,虽然政府也很为难,但政府必须想办法,现在电力企业的问题已经越来越大了。

  二者同时指出煤电联动的必要性。均表示,推进以煤电联动机制为重点的电力价格体制改革是解决煤电矛盾的关键。脱离了实际市场供求关系的官方定价扭曲了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并非长久之计。

所属类别: 电力聚焦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五大发电企业  火电业务